• \ GUEENS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oxxod-logs/25202586.html

          周四的通宵我们去死嗑歌。这可能是我们今年最后一次能聚在一起玩了因为亲爱的全很快就要回国然后去计划里的澳洲一年...全是个把11年中花季雨季和什么七季八季的时光都献给中国大地的韩国人,全称:全世罗 Sera。她普通话流利到不行还能说四川方言,当方言能使用到上街和少女妇女砍价的时候大概就是修炼到炉火纯青的一种很有说服力的表现。想当年黎叔发现全竟然能很人文的理解我们口中的“骚”时惊叹的表情。学外语是一门很纠结的事,尤其是有那么多唧唧歪歪的隐晦的使用方法和场合。认识全是大一体育课的时候。其实身高是一个划分人群的隐形工具,我想为什么我的朋友要么很高要么很低大概就是站队的时候我身边总是和我一般高的人或者是当队首和队尾相连时又能认识低我很多的小花,只是大概这样而已罢了,总之之后我们就很投机的混到一起了...事实上全是我们四人中最小的小孩,但是我总是把她错觉成温暖的姐姐矣~不过说实话我倒是真希望有个姐姐,像黄大婷那样,姐姐找个很好的姐夫一起对她好,真羡慕,我和黄说要不要你姐姐收我做妹妹吧嘿嘿...

          相聚的人总会分开,分开的人总会相聚。唱歌的时候有一阵突然鼻子酸酸,但是那个时候只有我和小叶两个越熬越神勇的小孩还啃着话筒,全和黄早睡的不省人事,但是我们还是唱那首歌给全听,哈哈~不过全醒来之后体现了另一种神勇:把她睡着的时候错过的歌全部点回来一首接一首不放过就像全逛街一样一家一家店都会轮到哈哈

          值得说的是那天竟然是黄大婷的阴历生日,为什么要分阴阳呢真麻烦不过我们还是在12点之前给她买了一个花蛋糕。哔哔哔哔哔哔~

    小叶只是小闭了会儿眼而已嘿嘿

    分享到:
    分类: